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“中国儿童文学网”,网址永远不丢失!

中国儿童文学网!| 写作技巧| 作文欣赏| 高考作文

第十六章 大闹清风寨

(第1/3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)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整章阅读       
    武松正叹息,只见一男一女走进来。却是张青与孙二娘。二人慌忙放开武松,到客厅坐下说话。原来,此处是张青的又一处酒店,所以手下伙计不认识武松。二人问武松如何这般狼狈相,武松就把醉打蒋门神到血溅鸳鸯楼的经过说了一遍。张青就领武松到客房睡觉,两口子忙到厨房安排美味佳肴,款待武松。 

    天明后,都监府躲得性命的才奔出来,叫来军兵,前前后后一看,共杀死一十五人,慌忙报到府衙。知府大惊,见墙上血字留名,忙下令紧闭四门,搜捕正凶武松。飞云浦保正也来禀报,桥上河边四人被杀,共是一十九条人命。知府就悬赏三千贯,捉拿武松,窝藏不报者,与犯人同罪,行文各州府,一同缉捕。 

    伙计探听明白,飞报张青。因此案牵涉两位朝廷命官,兵丁、差役倾巢而出,四乡都不得安宁。张青对武松说:“不是当哥哥的胆小,不敢留兄弟,只怕兄弟有个闪失,当哥哥的面子上也不好看。上回我给兄弟说了,花和尚鲁大师和青面兽杨志占二龙山落草,兄弟不如投奔他们去。”武松说:“哥哥说得是,我就去投奔他们。”张青便写下一封书信,举荐武松入伙。孙二娘却说:“叔叔这样走怎么行?脸上两行金印让人一眼就认出来了。依我说,叔叔不如扮了那头陀去。”孙二娘拿出那头陀的僧衣,让武松换了,就像比着武松的身材做的。她又为武松散开头发,戴上铁戒箍,正好遮住脸上的金印。武松接过双戒刀,抽出一看,是上好雪花镔铁打造。孙二娘又把武松抢来的金银酒器留下,给他一包银子,把度牒、书信一齐包了,给武松背上。 

    武松辞别了张青夫妇,顺大路投东而行。此时正值十月天气,转眼天就黑了。武松趁着月色,上了一座山岭,忽听一阵笑声。他循声寻去,见有一座坟庵,约有十多间草屋,一个道人正搂着一个女人在窗前赏月嬉笑。武松大怒,这出家人搂着女人,绝不是什么好东西,拿他祭祭刀!武松寻到大门,上前就敲。一个道童探头喝问:“什么人大惊小怪?”武松一刀杀了那道童。道人大叫一声,抡着双剑杀过来。武松抽出双戒刀上前迎敌。斗了十多合,武松卖个破绽,让过道人双剑,返身一刀砍下道人的头来。那女子走出来,连向武松称谢。武松问明女子是岭下张家的女儿,被道人杀了父母兄嫂抢上岭来。因这岭叫蜈蚣岭,道人就自称飞天蜈蚣王道人。武松搜出道人的积蓄,约有一二百两金银,给了那女子,让她下岭,吃了些现成酒肉,一把火烧了坟庵。 

    走了十多天,武松见路过的城镇乡村到处都贴着捉拿他的告示,他已扮作行者,一路上无人盘问。这时已是十一月天气,寒风刺骨,武松一路买酒买肉吃,也敌不住严寒。这天,他见一座险峻的高山下,有一家酒店,门前有一道溪水,便走进去,要酒要肉。店家说:“酒倒有,肉却没了。”武松吃了几碗寡酒,大呼小叫要吃肉,店家只是说没有。二人正争吵,只见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大汉领着三四个人走进来。店主忙笑脸相迎,搬出一个青花瓷瓮,又端出两只熟鸡、一大盘精肉来。店主打开瓮盖,一阵酒香飘来,武松闻出正是上等好酒,气不打一处来,拍着桌子大叫:“有这些好东西,你为什么不卖给我?难道我没银子?”店主说:“这是他们自己拿来的,只是借我的店吃酒。”武松大骂:“放屁!”店主说:“没见过这种出家人,真蛮横!”武松喝叫:“老爷没白吃你的,怎蛮横?”店主说:“还有出家人自称老爷的。”武松跳起来,一掌把店主打得鼻青脸肿,栽在地上半晌起不来。 

    那大汉大怒,跳起来喝道:“你这出家人真不本分,怎么动手就打人?”武松说:“我打他,碍你什么事?”大汉更怒,骂道:“你这鸟头陀,敢顶撞我!”二人越骂越恼火,大汉见他想动手,箭步蹿出门外,立好架子。武松赶出来,大汉劈面就是一拳。武松抓住大汉手腕,大汉想挣扎,怎能挣开,被武松一扯,扯到怀里,按倒在地,一脚踏上脊背,打了二三十拳,提起来,丢进溪里。跟随的人哪个敢上前?慌忙下水救起大汉,搀上投南而去。武松进了店,见店主已躲了,不客气地又吃又喝,不一时把酒、鸡吃了个干净。 

    走不了几里,一条黄狗蹿过来,对着武松叫。武松大醉,就拔出一把戒刀追狗。那狗见武松凶恶,只沿着溪边逃,武松一刀砍去,砍了个空,驻足不住,栽进溪里。虽然天寒水浅,不足一二尺深,武松却在水里爬不出来。 

    这时,岸上土墙边转过一个大汉,提一条哨棒,带十多人赶来。内有人认识武松,说:“这水中的贼头陀,就是方才打了小哥哥的。”话音未落,方才那挨打的汉子也带几十人赶来。众人一起下手,把武松横拖倒拽,拉上岸来,绑得结实,推进一座庄院,绑在柳树上,取一捆藤条,慢慢拷打。刚打了几下,一个人走过来,问:“你们弟兄又打什么人?”两个大汉叫声“师父”,把方才的事说了一遍。那人上前掀起武松的头发,不由惊叫:“这不是我兄弟武二郎?”武松睁开眼,认出正是宋江。宋江喝叫:“快解下来,他就是我常跟你们说的景阳冈打虎的武松。”弟兄二人慌忙解开武松,给他换了干衣裳,来到堂
(第1/3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)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整章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