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“中国儿童文学网”,网址永远不丢失!

中国儿童文学网!| 写作技巧| 作文欣赏| 高考作文

第十四章 醉打蒋门神

(第1/3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)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整章阅读       
    武松来到狮子楼,问酒保:“西门大郎在哪里吃酒?”酒保说:“在临街的雅间里和一个财主吃酒。”武松上了楼,找到那雅间,从窗眼里见西门庆坐着主位,另一人坐着客位,两边各有一个歌妓陪酒。武松解开包,取出人头,右手使刀挑开门帘,左手把人头向西门庆劈脸掷去。西门庆认出武松,惊叫一声,跳到窗槛上,见下面街上行人如梭,跳不下去。武松飞身蹿上桌子,一刀砍去。西门庆一闪身,飞起一脚,正中武松手腕,那刀直落街心。西门庆心中暗喜,右手虚指,左手一拳朝武松心窝捣来。武松一低头,从他胳膊下钻过去,左手掐住他后颈,右手抓住他左脚,喝声:“下去!”把西门庆扔到街心,摔了个半死。武松提起人头,跳了下去,抓过刀来,见西门庆直翻白眼,一刀切下头来,把两个人头绾在一起,奔回家,供在武大灵前,取酒浇奠了,说:“哥哥,兄弟杀了奸夫淫妇,为你报了仇,望你早升天界!” 

    武松请众邻居下了楼,说:“武二因与哥哥报仇,虽合情理,却犯了王法。武二这一去,死活不知,烦高邻把家中物件变卖了,让我在牢中用。我这就去衙门自首,还请高邻作个证。”说完,他烧化了哥哥的灵牌,提上两颗人头,押上王婆,直奔县衙投案。 

    武松在狮子桥头杀了西门庆,轰动了县城,满街都是观看的人。早有当坊里正报与知县,知县大惊,慌忙升堂。武松一行来到堂上,跪了下来,把尖刀、人头放在阶下,取出口供,诉说一遍。知县问王婆,也没改口。四家邻居,再加上何九叔、乔郓哥,都取了口供。随后,派仵作衙役,押上一干人到紫石街、狮子桥验明尸身,填了尸格,回到县衙,知县命人取两面长枷,枷了武松、王婆,分别押入男女牢房,把证人押在门房里。 

    西门庆一死,知县倒想起武松的许多好处来,顾活不顾死,便唤刑房押司,说:“本官念武松是个义烈汉子,想救他一命,你把供词重新改一遍。”押司也和武松有交情,就把武松等人的供词改为:“武松因祭兄,嫂子不让,推翻灵床,武松与嫂子斗殴,失手将嫂子杀死。西门庆因与该妇通奸,前来救护,二人扭打至狮子桥头,武松斗杀了西门庆。”押司改定,读给武松听了,知县写下公文,将一干人犯解东平府发落。当地一些大户凑了些钱,赠给武松。手下的士兵也打酒买肉,为武松送行。 

    东平知府陈文昭看了公文,心中猜出个差不多。他也想开脱打虎的英雄,又把公文改了一遍,把武松的罪名改得更轻,派心腹人送往东京刑部。然后,他放了姚文卿等六个证人,反把西门庆的妻子看押起来。不多日,刑部批回公文:“王婆哄诱通奸,唆使淫妇害死亲夫,又令淫妇不许武松祭亡兄,以致武松杀二命,拟凌迟处死。武松虽系为兄报仇,却杀奸夫淫妇,念其自首,免其死罪,脊杖四十,刺配二千里。奸夫淫妇,虽该重罪,已死不论。其余人等,释放回家。”陈文昭就依公文,当堂判武松刺配孟州,在脸上文了两行金印,脊杖四十,却是做做样子,板子举得高,落得轻。又从大牢里提出王婆,钉上木马,推到十字街口,零刀剐了。 

    武松换了刑枷,看着剐了王婆,便由两个公人押解起程。二公人念武松是个好汉,一路上小心服侍。武松包里有银子,逢村过店,就买酒买肉,请公人吃。武松自三月初杀人,坐了两个多月牢,赶了几程路,已到六月盛夏,天气炎热,三人只是一早一晚趁凉快赶路。行有二十来天,三人来到一个岭上,二公人要歇凉,武松一张望,说:“岭下有个酒店,买酒吃去。”二公人随武松下了岭,见山坡下有十多间草房,挑出一面酒旗。路上正走个樵夫,武松问:“借问这里叫什么地名?”樵夫说:“这是孟州道,前面就是有名的十字坡。” 

    三人来到坡前,见一株大树,四五个人合抱不过来,上面缠满了藤子。转过大树,见酒店门前坐着一个女人,看模样非同寻常,武松已暗起戒心。那女人见了三人,站起身来,招呼:“客官请进。本店有好酒好肉,还有肉包子。”三人进店坐下,二公人说:“反正这里没人看见,我们为都头去了枷,痛痛快快吃几碗。”便揭了枷上封皮,开了枷。女人笑容可掬地问:“客官打多少酒?”武松说:“不要问多少,只管打来,切上三五斤肉。”女人提来一大桶酒,切了两盘肉,放了三个碗。三人吃了几巡酒,女人又端来几笼肉包子。武松掰开一个,问:“酒家,这包子馅是人肉的还是狗肉的?”女人笑嘻嘻地说:“客官真会说笑话,清平世界,朗朗乾坤,怎会有人肉包子?我家的包子祖传是牛肉的。”武松说:“我听江湖上朋友说:‘大树十字坡,客人谁敢那里过?肥的剁成包子馅,瘦的扔了去填河。’”女人说:“这是你捏造的。”武松说:“我见这馅里有几根毛,就像人小便处的毛一样,所以起疑。”女人冷笑着寻思,这小子作死,老娘不去寻你,你却来戏弄老娘,等会儿看老娘的手段! 

    武松也寻思,这女人不怀好意,看我怎么耍她!就说:“你这酒没劲,有好酒换些来。”女人说:“有上好的酒,只是浑些。”就从里面换了酒来。武松说:“这酒好,只是要热吃。”女
(第1/3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)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整章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