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“中国儿童文学网”,网址永远不丢失!

中国儿童文学网!| 写作技巧| 作文欣赏| 高考作文

第七章 雪夜上梁山

(第1/3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)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整章阅读       
    柴进留住林冲就是五六天,每天好酒好肉款待。又住五六天,二公人催促要行。柴进写了两封书信,送林冲二十五两银子,二公人五两银子,请三人吃了一夜酒。天明,柴进交代:“州官是我的朋友,管营、差拨也得过我不少好处,你递上信,自会照料你,冬天的棉衣我也会派人给你送去,多加保重。” 

    三人拜谢过柴进,不到晌午,来到沧州。沧州虽是小地方,也有六街三市,热闹非常。三人来到州衙,见了知州,公人递上公文,知州验看了,写了回信,董超、薛霸自回东京,把林冲发下牢营。众犯人来看林冲,劝他送些人事给管营、差拨,否则那一百杀威棒打得你七死八活,平日待你又刻薄万分。正说着,差拨到了,林冲忙起身,作了个揖。差拨大怒,骂道:“贼配军,见了我竟不下拜,你仗谁的势力?看你一脸饿纹,一辈子不得发迹!”待差拨骂罢,林冲掏出五两银子,赔着小心,说:“烦请差拨与管营照看。”差拨问:“这银子是给我们俩的?”林冲又掏出十两银子,说:“这是给管营的。”差拨又换了一副嘴脸,说:“我一看就知你是个好汉,高太尉冤枉了你,将来定能飞黄腾达,当个大官。”林冲这才递上柴进的书信。差拨说:“这一封书信就顶十两黄金,我自会看顾你。”林冲暗叹:有钱能使鬼推磨,今日我才相信。 

    差拨见了管营,只送上五两银子,又递上柴进的书信。管营传林冲来点视,林冲跪在厅下,管营说:“遵太祖武德皇帝遗训,新到配军,须打一百杀威棍!”林冲说:“小人路上染病,至今未愈。”管营说:“看你面皮黄瘦,定是有病,先寄下这一百杀威棒。”差拨说:“天王堂无人看守,可差这配军去管天王堂。”管营就下了批文,让林冲去看天王堂。林冲离了点视厅,差拨说:“这是对你十分照顾了。到天王堂每日只要扫地、烧香就行了。”林冲谢了,又拿出几两银子,说:“麻烦你把枷开了。”差拨就叫人给林冲开了枷。 

    林冲接了天王堂,每日只要扫扫地、上上香就算忙完了。他又上上下下使了钱,满牢营没人不说他好的,也无人管他。转眼间到了深秋,柴进果然派人送来寒衣与银两。一天,林冲闲逛了回天王堂,忽听有人喊:“林教头,你怎么在这里?”林冲扭头看,认得是李小二。那李小二原是东京一家酒店的酒保,因偷了主人的钱财,被主人拿了,要送官治罪。林冲碰上,替小二求情,主人便免了他官司。林冲又与他些盘缠,他就离开了东京,已有好几年不见。林冲说了他的冤枉官司,问:“你怎么也在这里?”小二说他离开东京,流浪到沧州,投奔一家姓王的店主当酒保。因他在东京大酒店里干过,做得一手好菜,王家酒店顾客盈门。店主喜欢,就招他为婿。如今老两口死了,他们小两口就在牢营对面开了一家茶酒店,今天正碰上恩人。他把林冲请到店里,夫妻二人对林冲比对亲爹还亲。林冲的被褥棉衣,都是王氏拆洗,又时常送些酒菜与林冲吃。林冲也时常给二人一些银两当本钱。 

    又过了一阵,早到了隆冬天气。一天,一个客人闪身进门,随后又闪进一人,好似伴当。那客人进了一间雅座,递过一锭银子,说:“去给我把管营、差拨请来。”李小二听这人是东京口音,行动鬼祟,心中有些犯疑,去牢营请来管营、差拨。管营、差拨问那人姓名,那人也不说,只叫小二安排酒菜。吃了十多巡,那人说:“你出去,不叫你不要进来。”小二离去,心中更是疑云丛生,唤过妻子,悄声说:“这个人不地道,我听他说了‘高太尉’三字,别是与恩人有关系,你去后面听听他们说什么。”王氏说:“你把恩人叫来,让他认。”小二说:“恩人性如烈火,若是什么陆虞侯,在店里闹出人命来,我们须吃官司。”王氏就到阁子后面偷听。 

    约有一个时辰,管营、差拨先走了,随后那人也和伴当离开店门。王氏说:“他们说话声音很轻,听不真切。我从板缝里看到,那客人掏出一包金银,交给管营,管营说:‘包在我们身上,好歹结果了他。’”二人正说间,林冲走进门来。小二把事说了。林冲问清那人相貌,正是陆谦,上街买了把尖刀,四处寻找,一连找了几天,也没见到陆谦的影儿。第六天,管营把林冲唤去,说:“城东十五里,有一座大军草料场,原是一个老军看管,每逢送草料的来了,都要送些常例钱。平常人花多少钱也难谋到这个美差,我看在柴大官人的面子上派你去。” 

    林冲来找李小二,说:“管营不仅没害我,还派我去看草料场,不知是福是祸?”小二说:“草料场是个肥差事,只要恩人没事就好。只是离得远了,不能常照顾你,恩人有空可常走动。” 

    次日,天色阴沉,飘下鹅毛般的大雪来。差拨引了林冲,来到草料场,跟老军说,让他换林冲去看天王堂。老军交了钥匙、账目,指着墙上挂的一个大葫芦,说:“往东三里有个市镇,想吃酒了到那里去沽。”差拨和老军离去,林冲生着火,烤了一阵,仍感到身上冷。便用花枪挑了葫芦,往东走了三里,果然有个市镇。走进村头酒店,问小二:“认得这个葫芦吗?”小二说:“原来是草料场新来的军爷。”当下斟三杯
(第1/3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)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整章阅读